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十堰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291|回复: 1

[焦点话题] 滴滴司机打死醉酒乘客 家属诉滴滴公司和司机索赔近120万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1-15 09:2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去年8月初,46岁的董某在酒局结束后由朋友帮忙叫车回住处,下车后,董某与滴滴司机张某发生争执,现场不少于3名目击者称,在头面部遭遇一拳后,董某捂脸倒地,后抢救无效宣告死亡。


张某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北京二中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


事故发生后,董某的儿子小董和妻子徐女士认为,张某应当赔偿因故意伤害导致董某死亡的丧葬费、死亡补偿金、医疗费等所有费用。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作为网约车平台公司应当承担承运人责任,保证旅客人身安全,其缺乏有效的服务培训,未能有效约束张某的服务水平及行为,应承担赔偿责任。


故将张某和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至北京大兴法院,请求判决被告连带支付医疗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共计1196164元。


11月14日上午,大兴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张某没有出庭应诉。


31**002ef2f8d1ee162.jpg

滴滴司机案庭审现场。 摄/记者 周蔚

庭审中,滴滴公司表示,当时订单已经完成,侵权行为发生在车外,滴滴公司没有侵权行为。


网约车司机打死醉酒乘客被判13年

张某是山东新泰市人,本来是一名货车司机,在大兴一带送货。为贴补家用,他在2016年7月贷款购买了一辆车,在滴滴平台上注册成为了一名网约车司机,白天开货车,晚上就抽空拉“滴滴”。


2016年8月9日晚9点左右,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某小区北门外路面南侧机动车道上,张某因琐事与其运营车辆的乘客董某发生争执,后用拳头击打董某的头面部等部位,导致董某在饮酒状态下,头部受外伤造成蛛网膜下腔出血,脑疝形成,致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次日早上6点,张某在出租屋内被警察抓获。检方认为,张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此案,2017年7月28日,二中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张某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司机称遭辱骂后发生互殴

据张某供述,去年8月9日晚9点,他通过滴滴平台接到一单活儿,一男一女上了他的车,男的浑身酒气,坐在后座。快到目的地时,女乘客打了个电话后对同车男子说,酒店没房间了,换个地方。之后,她让张某送男子到亦庄的一家酒店,她则中途下了车。


“我问他怎么走?他特别凶,说你不会用导航啊?让你去就去”。到了目的地后,张某看到该男子躺在车里睡着了,他只好把账单截图发给了已经下车的女乘客,让对方结了账。


随后,张某叫醒男乘客,让其下车准备离开。“我让他下车,一直说好话。但他下车后一把拽住我衣领顶住脖子,说再动就弄死我,我就跟他厮打起来”。


张某说,准备离开时,该男子再次出言不逊。张某又回头踢打两下,对方倒在了地上。上车后,他看到手上有血和牙印,意识到可能打到对方牙齿了。


见董某倒地,张某驾车离开。对此,他解释说,被害人喝了酒,以为他过一会儿酒醒就能起来。对方一直说他们一行有四个人,张某害怕对方有同伙过来,就赶紧离开了。“我就随便打了两拳,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


醉酒乘客家属提起民事赔偿

事故发生后,董某的儿子小董和妻子徐女士将张某和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至大兴法院,请求判决被告连带支付医疗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共计1196164元。


11月14日上午,大兴法院依法开庭审理了此案。张某因在服刑期间,没有出庭,其家属也没有出庭。在张某受审时,曾表示愿意对被害人进行赔偿,但是没有经济能力。滴滴公司代理人出席了今天的庭审。


小董的代理人称,乘客在滴滴平台下单,与滴滴公司存在合同关系。张某没有将董某送到目的地,属于违约。张某对董某的侵权行为,滴滴公司作为网约车平台应当承担承运人责任,保证旅客人身安全。


同时,张某在滴滴公司注册成为网约车司机,与滴滴公司存在事实的劳务关系,滴滴公司对网约车司机有管理的责任和义务。滴滴公司缺乏有效的服务培训,未能有效约束张某的服务水平及行为,应承担赔偿责任。


滴滴:乘客已下车 订单已完成

滴滴公司表示,张某的侵权行为发生在运输合同之后,当时订单已经完成。根据当时的目击者称,张某殴打董某的行为发生在车辆以外的道路上。张某和董某系因发生口角才导致后来的行为,是个人行为,与滴滴公司无关,滴滴公司没有侵权。但滴滴公司表示愿意尽到人道主义义务。


庭审中,针对事发时乘客受否已经下车,法院进行了询问。

法官:有去过事发地点吗?

原告:没有,但在地图上看过。董某下车的地点在酒店马路的另一侧。和目的地酒店还有大约50米的距离。

法官:冲突发生在车外?

原告:董某被叫醒之前没有和张某发生冲突。冲突是从车内引起的,车内到车外有一个延续的过程。当时张某已经接到新的订单,打开车门将董某叫下车,属于半路甩客的行为。

法官:没有将乘客送达目的地。是否能接新的订单?

滴滴:具体情况不清楚,庭后提交书面说明。

法官:怎样才算到达目的地。滴滴公司有明确的规定吗?

滴滴:这个不清楚,庭后书面回复。

法官:如果乘客下车没有付给,是否意味着订单已经完成?

滴滴:以乘客下车为准,我们的义务已经尽到了,这单运输合同已经结束。

法官:滴滴公司怎样对司机进行管理?有无约束?

滴滴:有安全教育,其他的不清楚。


本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来源:法制晚报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7-11-15 10: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话,司机的素质真的是参差不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