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十堰网 - 十堰生活门户网站 - 百万十堰人的网上家园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1440|回复: 0

[家长里短] 人民网评高以翔事件:拒绝行业病态发展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013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9-11-29 18: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623c4d287084e6da1fde9867a0fe86c.png

高以翔

近日,年仅35岁的艺人高以翔在录制《追我吧》综艺节目时,因心源性猝死不幸离世。这场意外让粉丝心痛不已,也让一个娱乐圈事件变成了一个社会舆情。从声讨浙江卫视追问谁的责任到反思真人秀综艺节目录制弊病,从关注心源性猝死的病种到白领吐槽职场“过劳现象”,不一而足,人们愈发认识到,不只是文娱行业,任何行业的繁荣,都不应依赖病态的发展,而需要健康的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高以翔的死因目前尚属症状性诊断,并非病因性诊断,还需等待后续专业调查与分析结果。此时将所有责任推及涉事综艺节目,未必客观。不过,高以翔意外身亡事件暴露出的高强度吸睛、轻安全保障等真人秀综艺节目的行业性问题,或许真的到了需要审视反思的时候了。因为,没有必然的隐患,就会少一些偶然的悲剧。

近年来,真人秀综艺节目狂飙猛进,不仅成为电视台刷新收视率的“摇钱树”,也成为演艺明星追逐快钱、增加曝光的“聚宝盆”。在经历泡沫式发展后,真人秀综艺节目并不是每一档都被观众买账。当观众的口味愈发挑剔而且善变时,真人秀综艺节目在收视率的指挥棒下,就会更加追求眼球效应,用刺激的效果来讨好观众。于是,一些具有一定安全风险却能换来观众惊叫的真人秀,你方唱罢我登场。像浙江卫视的这档《追我吧》,设计了 “梅花桩、飞檐走壁、徒手爬高楼、高空速降”等多个高强度项目,正是这种迎合观众导向下的必然反映。

安全警钟如果未能唤醒相关各方建构制度“护城河”,危险就始终如影随形。据公开资料显示,释小龙助理在录制《中国星跳跃》中意外溺水死亡;何炅曾在录制《头号惊喜》的过程中意外被异物扎伤;张杰参加《王牌对王牌》的录制时比拼肺活量,导致大脑缺氧摔倒;张艺兴在录制《极限挑战》时忽然昏倒;邓超雨天录制《跑男》中滑到摔成手臂骨折;李小鹏、邹市明等奥运冠军在《追我吧》节目中录到体力不支、腿抽筋……从结果来看,过去节目中发出的安全警报并未受到足够重视,更多的是化入演艺合同中的免责条款,而不是系统反思该如何构建安全保障的制度设计。

同时,行业因素导致的非正常录制状态,成为放大综艺制作安全风险的催化剂。在高以翔悲剧中,许多人都在声讨综艺节目“熬夜录制”的畸形模式。但了解“熬夜录制”的原因后,人们又会感受到节目组的无奈。因为每个艺人的档期都不同,为了让艺人们一起拍摄,就会经常挤压艺人的休息时间,熬夜录制、连轴拍摄、高强度运转成为常态。另一方面, “艺人经纪+内容制作”一直是最传统的艺人经纪公司的经营模式。高额违约金的合同压力,新人换旧人、快速迭代的圈内现实,使得艺人很难走出自己不喜欢的处境。即便面对熬夜不休息、一刻不歇赶通告,他们也只能一路走到黑。因为太多的关注度渴望,带来更多的身不由己。

当影视综艺制作方与演艺明星陷入彼此需要又相互消耗的循环时,双方已经无力打破这个畸形闭环,这时就需要外力干预。演员群体组织能否发挥更大作用,充分保障演员各项权益;能否推动制度出台,强制限定演员的工作时间,并以严格的措施推行落地;能否将明星身上的关注“聚光灯”,扩散到像“横漂”、群演等更多的演职人员群体……当制度化地将一个个问号拉直,相信行业繁荣才能告别野蛮成长、病态发展,“高以翔们”才能更放心地飞翔。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来源: 人民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